专业放毒

那个追了我一周的华山 下

(5)
  可能是宋居亦吸引了邱师兄的注意,难得的可以一觉睡到天亮。
   刚做完课业就收到了老逼的来信,嗯,不用看了,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每次老逼有医闹就来信,说什么那些医闹的病人看见武当的道长就不闹了,呵,我差点就信了你的邪。你只是想找个人和你一起干,然后让我跟你去撩小姐姐而已。
   呵,老逼。
   云梦的弟子们差不多都认识我了,还给了一个奇奇怪怪的称呼……一脸受样的道长……老逼,晚上我请你吃斩无极好不好?
   什么叫一脸受样,你是没有见过司寇汇曲那张巨gay的脸……咦!妈的gay逼。
   好在老逼不是一个没有良心的人,忙完还记得请我去江南喝酒。“所以,你给了他一大嘴巴子就走了?”老逼喝了一口茶问“啊,不然呢?”我说“要我说,能有人看得上你就不错了,现在你把能看的上你的打了,你就准备单身一辈子吧。”老逼说完连忙跑路,你怕是不知道我武当的攻击范围有多远。
   呵,塑料闺蜜情。
   等我回到武当差不多是半夜了,巡山的师兄跟我说,有一个华山在我房间门口等了一天,是太晚了才被巡山的的弟子赶出去了。
   活该吧你!
(6)
   昨天放了司寇汇曲一天鸽子的我表示非常开心,拉上老逼去山下玩……遇到了昨天被我放鸽子的司寇汇曲……
   我在想应该怎么化解尴尬……然后老逼突然抱住我的右手,整个人椅在我身上说“高高,这个小哥哥是谁啊?你昨天不是说带我出来玩吗?”声音要多嗲有多嗲,然后,司寇汇曲脸黑了。我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但是下一秒我就笑不出来了,司寇汇曲直接伸出他的爪子,勾着我的肩膀说“昨天在床上的时候怎么不和我说有小姐姐要来玩?”听到这个,老逼的眼睛都冒精光了,我:mmp,谁特么和你在床上了!
  周围的人看着我们三个的目光都不一样了,我想挣扎的解释一下,众人都用“不用说了,我们都知道你们三个是3p”
   你们知道?你们知道个鬼。
   emmmmmmm
(7)
   可能是因为被放鸽子吧,昨天一直粘着我要跟我一起回武当…………
    理由是“我们华山有多穷你又不是不知道”,看着和我睡在一起的华山,我真的好想给刚才把他放进来的我一拳,明知道他不怀好心还放人进来,啊,没救了,没救了。

   日常做完课业等着到饭点,老逼又来信了……不听不看不知道 ,好吧,还是看看吧,医闹又不是天天有。
   难得的没有医闹,信上让我陪她去华山……等等,华山!卧槽,我现在去不是去找死吗?!才回来不到一周,我就去华山……怕是上打太轻,老逼,你是认真的吗?!
   然后,还是去了。为了去看我心心念念的风师兄,不虚!
   那么,我们去华山干嘛呢?
   除了雪莲,华山好像也不剩什么了,但是……明明是去采药,为什么还要带上其他的药呢?你就这么希望我被打吗?而且那个药罐子有点熟悉,突然想不起来了……应该只是普通的伤药吧……吧……
   司寇汇曲本来想提醒我们带上御寒的衣服,但是看见我们两个像个老司机一样,准备好烈酒和衣服,突然觉得我去华山撩风师兄可能是蓄谋已久吧。
   把吧去掉,就是这样的!(理直气壮)
  
   来到的时候还是比较慌的,看着齐无悔盯着我的眼神……非常慌张……我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吗?老逼,你害惨我了!

   ……为什么……我……还要和这个gay逼睡一起?!而且还是这间破屋子……等等!有点不对劲啊!为什么突然感觉很热!……老逼,我们友尽了,我把你当闺蜜,你居然联合外人来给我下药!虚假的闺蜜情。

  
   ――――――――――――
(8)就是车了,想不到吧!
@吃香蕉的牛奶  @荷羽琊
写自己被日……怪怪的
  

皮一下非常开心,给你来一个小花絮,我到要看看你要怎么写正文来怼我 @吃香蕉的牛奶
不出意外大概明天可以把《那个追了我一周的华山》下篇发出来

华武日常小番外1(我来放毒了)


那个努力追了我一周的华山
(1)
    我是一个很有志向的武当,立志嫖遍全华山,但是我还没有嫖到我就被人嫖了……
    第一次见到嫖我的那个华山是在调戏风师兄被齐无悔差点打爆头的时候,虽然很帅气的跑了,但是差点冷死在华山上。没有那个华山我可能不能活在回武当了。
   回到武当我把我被齐无悔锤爆头的事情和宋居亦讲了,然后这个大嘴巴子告诉了邱师兄……讲真的,如果可以,我会的打死这个混蛋(;≥皿≤)
   宋居亦当然不会只告诉一个人我被齐无悔打爆头,过不了几个时辰,武当四居加上掌门都知道我被齐无悔打爆头了。
(2)
   说实在,别人都说我们武当是gay当,我觉得救我的这个才是标准的gay逼。长了一张超gay的脸。
   从我回到武当以后,这个gay逼,呸,司寇汇曲,每天都来找我,每次都出现在我被邱师兄拉出去单练完的时候,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最丢脸的一面被追我的人看到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可能是因为师兄们觉得我被打爆头很丢脸,师傅还没有说什么他们就已经开始操练我。我做错了什么啊,你们居然这么对我,我能不能打过齐无悔你们心里面没有一点逼数吗?
   再见吧,塑料师兄弟情。
   其实这个华山除了皮了那么一点(每天跳金顶),人还是不错的,每天都有带着山下卖的桂花糕来找我喝酒,自从回到武当被他们知道调戏不成反被打以后,下山?不存在的!都被人家打得生活差点不能自理,还想下山,做梦吧!
   感觉每天最放松的除了睡觉就是和司寇汇曲喝酒了,关于以身相许这件事……考虑一下也是没有问题的……吧(////)
(3)
   又是被拉出来单练的一天,最近其他的师兄弟们看着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能在四居的手下,特别是邱师兄的手下撑了两天,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我觉得我可能去少林会比较好。
   做完课业,拿上往宋居亦那里拿的酒,准备去后山等着我的桂花糕(对,我的眼里只有桂花糕,没有你),然后他居然带了我去山下蹲了好久都没有蹲到的藕粉桂花糖糕!!!你特么运气这么那么好,那家每天都是限量出售的!我怎么就蹲不到!(ノꐦ ๑´Д`๑)ノ彡┻━┻
   后来,我才知道,桂花糕都是他自己做的,根本不是买的……你特么早点说出来我就早点答应你了!
(4)
    我应该庆幸第一个知道并且告诉其他人的是宋居亦而不是郑居和,至少宋居亦的良心会痛。郑居和他就没有良心这个东西。
   让宋居亦帮我抵我一天的课业,我去山下浪一天。(好吧,其实是约会)那个华山老早就在山门口等我了,郑居和看见连着三天来找我的华山在门口等着我,一脸儿大不中留的看着我。交代了我一句“华山都是大猪蹄子,小心一点”就走了。
    我以为大师兄在和我开玩笑,然后等到了山下我就明白了。
    你特么不是告诉我今天就我们两个人出来约会,呸!逛街吗?为什么蔡师兄会在这里!我看透你了,你们华山除了风无涯,没有一个好东西。
    然后,我反手给他一个大嘴巴子就走了。
   宋居亦刚跟邱师兄说我不在,我就回来了……居亦……你,自求多福吧,不是师弟我不救你,是邱师兄来的不凑巧。
   我觉得我可能就是他们说的风流浪子吧,气来的快去的也快,没救了我。
   我只钟情于风无涯,但是我觉得我可能撩不到……啊,多么悲伤的故事。

   ――――――
  @荷羽琊
已经没有什么想说的了,感觉自己废了,明明不是风流浪子但是被正文写成风流浪子……心情复杂。
正文在  @吃香蕉的牛奶  这里

神奇的脑洞上

骨科cp萧疏寒×枯梅
   今天的华山门前非常热闹,武当掌门带着半个武当的人抬着红轿,带着聘礼来了。虽然是带着娉礼……但是这么看都像是要打群架。各方势力都搬出小板凳,切好王猛的瓜准备看戏。
   看门的华山弟子见半个武当的人都来了,忙跑去喊人出了一起打架,武当只有一半的人,我们华山有一山的人,不虚!
   枯梅听到回来报告的弟子说武当掌门带着一帮人过来打群架,眼角抽了抽说“既然他们来了,不去到显得我们失了礼数。”说完,率先向山门走去。
   山门外,武当弟子们被冻得不轻,华山弟子们一边和着胡辣汤一边挑衅的看着武当弟子,气氛十分紧张,稍微不注意就会炸,然后变成绚丽的烟花,让各方势力可以看了一场烟花雨(开玩笑的,我有开始说骚话了。“不知武当掌门今日来我华山派所谓何事?”枯梅看着一群看着像是来迎亲的武当(对,是像,虽然就是)脸色略微发黑的问“当年你师傅来求我的时候,我曾向她讨要过你,她也同意了,谅你们华山重建困难,暂缓了期限。如今你们华山拖了三十年,你也该嫁过来了。”此言一出,惊艳四座。华山弟子被此言吓得手里面的胡辣汤都掉了,高亚男想和华真真说些什么但是话到了嘴边就是说不出来,华真真同样不知道应该这么形容现在的情况,两个人像尬舞一样相互比划。齐无悔怕华山打群架吃亏(其实是担心风师兄)刚过来就听到这个劲爆的消息,差点没有从空中掉下来。枯梅嗤笑一声道“荒唐,我师傅定下来的是她定下来的,如今她以仙去,此约应当作废!还望武当掌门不要胡搅蛮缠。”
   像是早就知道枯梅会这么说,萧疏寒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修道之人更应尊师重道,信守承诺。”“呵,好一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好一个尊师重道,你们武当莫要欺人太甚了!真当我华山派没有人了吗!”枯梅说完,手扶上剑柄。华山弟子见此,也是纷纷拔剑。武当的弟子吗看着自己家的华山想要拔剑,脸色一变,吓得他们加的华山把手从剑上拿开#我家媳妇生气了怎么办#
    看着两个门派之间气氛不对,围观的吃瓜群众准备撤离,然而两门派的人都不让走了“既然来了,就来见证一下我和萧掌门的婚事只是一句空话。”“还请各位做萧某与华山掌门之间婚事的见证人。”
各方势力:你们不要以为你们的人多就可以为所欲为
两大门派:没错,人多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
@吃香蕉的牛奶 你开的头,你自己来看看
ps:别开红打我,我只是一个小武当